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大师用一本《时代周刊》点透如何“融入海外主流社会”

大师用一本《时代周刊》点透如何“融入海外主流社会”

编者王川按:本文作者李逍遥,是我的投资俱乐部成员。他的公众号是 "赛诺资本",电子邮件是 info@sino-capital.co.uk。 本文经李逍遥君授权转发。我非常认可李君此文的思想,“融入海外主流社会”这种庸俗肤浅的说法,让相当一部分海外华人东施效颦,邯郸学步,不能真正发挥自己的潜能,是极为有害的。在全球化迅猛发展的今天,每个积极进取的年轻人都应当高度自信,以我为主,摸索出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

逍遥君旅英十数年,创业也有十余载。趁着年轻努力奋斗,又赶上了经济危机的抄底好时机,事业倒是也略有小成。然而既然旅居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地盘,作为华人总有一个跳不过去的心结:就是虽然事业有成,也管理着一众英国员工,英语还算地道,但跟老外交流总有隔着一层窗户纸的感觉,不通不透,不深不入,有点云蒸雾绕之感,煞是不爽。有时候星夜晨起,就会突然想到,感情如何才能真正深入海外主流社会呢?

身边华人朋友众多,可是老外朋友甚少,出去泡个吧聚个餐还凑合,能够真正交心的老外朋友却是几乎没有。

当然也认识几个跟一群老外整天胡吃海喝蹦迪狂欢加猛拍照的华人,时不时也喊着我去参加各式Party,但逍遥君作为内敛之人,自然不想要过多参与这些表面的把戏。问了下身边的华人,多数也都感同身受,但并没有什么解决方案,只能说,这就是旅居国外所必须要承受的吧?

逍遥君是个不信邪的人,你越是这样说,我就越不回头,毛主席说了,世上就怕“认真”两字,我去认真研究这个事情,岂有找不出来解决方案的道理?

不久在一个俱乐部碰到了一位很久没联系的印度哥们。这哥们虽然祖籍是印度人,但是出生在英国,英语是母语,倒也是跟英国人打得火热。目测他收入不是太高,整天倒腾点坑蒙拐骗的小生意,但张口闭口却都是大项目;穿着考究,总是西装笔挺,头发擦得铮铮发亮,配上一米九的身材、超酷的墨镜加上一块儿鳄鱼皮表带都褪色了的不知真假的百达翡丽金表,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位中东土豪大佬。

我跟这哥们透漏了点我心中的想法,哥们哈哈一笑,你这也算个事儿?我们印度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些,且容我带你去见一位大师开导开导!

据印度哥们说,这大师早年从印度移民英国,一穷二白,连英语都不会说,但是现在已然成了当地名士,出入于豪门之间,混迹于名流之畔,上能与国会议员称兄道弟,下能跟三教九流齐耳接眉(我暗想这大师不会也姓王吧?)。

有道是心动不如行动,唐僧当年还去印度取经呢,去见下印度大师又有何妨?细雨霏霏,印度哥们开着他20多年车龄的经典款大奔,带我一路直奔大师家去。

大师家距离印度哥们家倒也不远,他熟门熟路,完全不用预约。进门一看,深宅大院,一百多年前的维多利亚式三层大别墅,门口小喷泉池当中端坐着一龛佛像,古色古香,倒有几分禅境。

突然一阵冷风袭来,我提了提领子,上了台阶。

大门虚掩,印度哥们倒是毫不客气,直接带我进入客厅就坐,他去后院找大师表明来意。

我随便翻了翻桌上的一本《时代周刊》,静等大师的到来。

稍刻,大师来了,一个长相酷似苹果公司原总裁乔布斯、中等身材的印度老头,穿着传统的印度长袍,鹤发童颜,长相和气,目光烁烁,一看就是修佛之人。

大师给我倒了杯不加糖的拿铁咖啡,自己却沏了一壶绿茶,盘腿而坐,笑眯眯的操着浓重印度口音的英语问我:“你作为一个华人,为啥要融入英国社会呢?”

我一怔,倒是还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略作思考,自作聪明的答道:“Do in Rome as Rome does, 入乡随俗嘛!”

大师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反而低头翻起了桌面上那本杂志,我略有不快,心想这大师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就稍微清了下嗓子。

大师抬起头来,拿起了杂志,笑眯眯的翻开了它:“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奥巴马的故乡肯尼亚】

大师摊开杂志,给我看了下最近的新闻,奥巴马衣锦还乡回到了祖籍肯尼亚,人山人海,好个威风,待遇都快赶上金正恩大将军了!


又翻过一页,显示肯尼亚的风光旖旎,大象和野牛在草原上悠闲的散步。


大师说到:“肯尼亚也算是民风朴实,放牛放羊虽然简单倒也是落得逍遥自在,海边的高级别墅也都不贵,你有没有兴趣再此定居一段时间呢?”

我答到:“如果没有生意的牵绕,与世无争,我到这里呆个一年半载,逍遥快活,倒也无妨。”

大师微笑,掀开了下一页,显示了当地人住的土屋:“Do in Rome as Rome does,入乡随俗嘛,你是否愿意住这种草屋,‘融入主流社会’呢?”

我竟然一时语塞。

大师笑道:“我看你的所谓融入,并不是真为了入乡随俗。如果这个俗比你之前的俗好,你就要随,如果不好,你就不随,你这个所谓的入乡随俗,其实完全是一个有选择的随。所以你要的融入,也是有选择的融入,你其实是要更好的物质满足,这其实是贪念在作怪,我说的对吗?”

我暗暗点头,但又觉得不全是。

大师又莞尔一笑:“你我都是第一代移民,从一个从小到大土生土长的国家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见到陌生的人和事都不同有比较大的心理冲击,我们印度人比你们穷,我几十年前刚来英国时候这个感觉更加强烈,这个潜意识一旦形成,即使在你已经经济条件达到更好的时候,仍然挥之不去吧!”

我开始沉思......

大师又往后翻了几页。


【潘基文的英语】

大师翻到了下一页,画面显示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正在发表演讲。

“这个人是韩国人,我看起来跟你们中国人长得差不多,就你看来,他是否融入了西方主流社会呢?”

“潘基文是联合国秘书长,位高权重,经常接见外国首脑,他当然算是融入了西方主流社会。”

“不错,你这么认为是吧?不过这潘基文的英语嘛,夹杂着浓重的东方口音,我作为印度人居然都听不太懂。这一点你怎么看呢?”

我略一沉思:“大师我懂了,语言并不是障碍,语言只是工具,只要敢于表达,能够表达,这貌似并不影响他们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或者到世界各国去和首脑见面。所以语言达不到本地人的标准并不会阻止你融入主流社会,也不需要为此自责或者自卑,你是这个意思嘛?”

大师微笑,又翻到了下一页。

【希腊危机与欧盟】

这一页写的是希腊危机,希腊对欧盟和IMF的巨额贷款违约,民众生活艰难,银行限制现金提取。有个老汉跑了几个银行连养老金都取不到,倒在银行门口伤心的大哭。

大师轻叹道:“世事无常啊,之前我度假首选希腊,圣托里尼岛的爱琴海边还留下了我不少脚印呢,谁成想之后希腊闹成了这个样子,害的我对希腊都不太热衷了。”

我应声:“是啊,当年我还有美女同学号称希腊是她的梦想之地呢,结果现在成了赖账和穷困的代名词,年轻人失业率超过50%,还整天闹暴动,国家形象一落千丈啊!”

大师眉头一抬,顺着问道:“既然如此,经济危机前你去希腊,跟现在你去希腊,你这个融入的心态有没有啥变化呢?”

我突然明白了:“大师啊,你是说,我对融入当地社会的迫切度,其实跟他们的经济水平等综合因素相关,而这个因素是有可能短期间就会变动的是吧?”

大师点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希腊虽然有些变化,但本质上还是那个希腊,真正变化的,是你的心境啊!”

我若有所思。

【乾隆皇帝与英国使臣】

 
大师又翻了几页,看到了中英关系的文章,开头讲述了当年乾隆皇帝见英国使臣的故事。


大师又轻叹了一下:“想当年,我们印度也跟你们中华家一样强大,都是文明古国啊,没成想后来都被英国欺负。这是你们清朝的皇帝吧,看这文章的描述,当年见了英国使臣,迫使他下跪不说,还称英国为蛮夷之邦,英人长相也被称为是古怪奇特啊!”

“确有此事,当时我们自称天朝上国(貌似现在也是),大家也没怎么见过洋人,看不惯啊,这不后来谈崩了就爆发了鸦片战争了吗?”

“据我所知,你们中国人现在对英美人的长相可是非常推崇呢,当然我们印度也是差不多,不仅喜欢看好莱坞的电影,还喜欢西方的男模女模。但既然你们原来认为他们长相清奇,怎么现在同样的长相又被主流接受,甚至变成帅哥美女的代表了呢?”

我顿住了,稍作思考,答道:“应该是近代以来西方强盛,经济文化都超越了东方,我们慢慢的被西方文化影响,审美变化了吧?这个审美经过长期浸润,已经是国家和社会层面的潜意识,个人在短期内是无法左右的。”

大师点头。

【品茶论禅】

大师合上了杂志,悠悠的说:“现在这四个故事,条件不好的你不想融入;英语说的不标准也不怎么影响你融入;希腊前后的变化让你变得一会儿想融入一会儿又不想融入;而你现在迫切想融入的国家你的老祖先当初根本就不屑去融入,你说说看吧,你到底要怎样个融入法呢?”

我当场迷茫了,思维混乱,端起来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陷入了思考中......

过了几分钟,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了: “大师,我明白了,所谓融入,本质上就是当你到了一个你的潜意识认为的更高端的圈子时候,希望得到圈内人的认可。”

我顿了顿: “但经过你这么一说,融入不融入啥的,其实完全就是个伪命题啊,都是主观臆测,瞎折腾啊! 你觉得融入了就是融入了,你觉得没有融入就是没有融入。华人是华人,西方人是西方人,我们是两个事实上表面和内在都有很大不同的群体,不可能做到完全一样。就跟老鹰和天鹅一样:老鹰可以跟天鹅生活在一起并且学鹅语,但是老鹰没有必要插上天鹅的羽毛来装鹅来融入;天鹅也可以学鹰语,但也没有必要浑身涂黑了装成老鹰不伦不类呀!而老鹰与天鹅谁想融入谁,其实取决于对方的经济和文化等优势积累出来的心理潜意识,而这个相对优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完全是在不断变化中的啊!”

大师微笑。

我又说:“所以,呆在一个不同的群体中,你需要认识到你就是不同的并接受这个现实。只要能进行对等的交流,而同时保持住自我,准确的找到自己的定位并把精力集中在自我价值的实现上,不被所谓的融入不融入而干扰,就好像在跟自己原来所处的环境中一样,这才是真正的融入吧!”

我顿了顿:“而一旦把精力集中在去除自己本身的标签,而试图变得跟对方一样,那就变成了装作是鹰的天鹅,邯郸学步,东施效颦,不仅不能融入,反而被人暗中耻笑啊!”

大师笑的更开了。

我又想到了一点,补充道:“而更大范畴的种族层面的融入,即便你已经加入了你所在国的国籍你也去除不了这个种族的标签。其实还是跟你的母国的经济和文化等影响力息息相关,一旦你自己的母国变得富强,你的种族标签的整体形象就提升了,你以后也就干脆不在乎融入这件事情了。”

大师仰天长笑一声,突然起身,把我面前的咖啡撤走,斟上了一杯热茶。

我端起茶杯轻轻一抿,茶香四溢,仔细分辨居然是当年的新茶大红袍,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我们想要融入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在被别人融入,不可说啊,不可说。

品茶完毕,我们起身告辞。推开房门,又是一阵风吹来,我一激灵,发现片刻间已是雨过天晴,一缕阳光照射进了屋内。

迈出房门的那一刹那,我突然转身,回首拜谢道:“大师请留步,跨出这道门,我已经融入了!”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本文由赛诺资本李逍遥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投资和事业发展的路上如何集思广益,举重若轻?欢迎加入王川的投资俱乐部,这是一个凝聚来自世界四大洲各行各业精英的高端社区,年费三千二百美元,现在有四十多名小伙伴了,有意入会者请和王川 (微信号: 9935070) 直接联系。我和其他会员,会和你深度交流更多投资和商业的经验教训。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