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陈斌:孔子向前,朱公向后

陈斌:孔子向前,朱公向后

孔子向前,成就文圣;朱公向后,成就商圣.

昨晚看完胡玫导演的《孔子》,想起敬爱的朱公范蠡.

孔子与范蠡处于同一个时代,孔子长范蠡15岁。其时也,正值春秋末年,各诸侯国像地壳板块一样互相碰撞,结果一方面礼崩乐坏、乱战连绵,另一方面岩浆一样迸发出了耀眼的诸子百家.

其中之一是孔子,被后世尊为“文圣”.

其中之一是朱公,被后世尊为“商圣”.

孔子穷其一生热衷于理想与政治抱负,周游列国,虽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坚持,还是处处碰壁,甚至狼狈到“累累若丧家之狗”,原因在于孔子的政治主张更像政治愿景,比如以礼治国、天下大同的理想,就算孔子周游到2500年后今天的美国,结果也是与2500年前一样:奥巴马要么好吃好喝大家聊聊,要么闭门不纳。须知国与国之间首先是不同利益之间的博弈,之后才是其他.

所以,孔子不是成功的政治家,而是穿越时空的政治思想家,他的政治思想超然于某个具体时代而永恒.

政治主张的不现实与处事的夫子气,倒也帮助了孔子毫发不损:1、各国间他基本上来去自如,基本没有“不用即杀”的危险,电影上卫国君对南子不是说“他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夫子,满口礼乐的书呆子”吗?也就是说,各国的态度是夫子您爱去哪去哪吧。2、春秋政变极多,没有机会掌权,自然也没有被政变杀害的风险,如同其弟子子路;3、没有机会助一国霸业,也自然没有像文仲、商鞅等等事后被“鸟尽弓藏”的悲剧。结果,苦是苦,倒是冷眼世界历经劫波全身而退.

晚年孔子回到鲁国,不再出游了,将政治主张与思想著于书授于徒,以他多年的品牌、多年的阅历、多年的积累、多年的坚持,厄作春秋,弟子三千遍布各国,他的思想在坚持不舍中穿越时空而愈加辉煌.

孔子被尊为万世师表、历代帝师的“文圣”.

相比孔子,范蠡则潇洒之极,以他自己的话就是:“居家则至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他最大的烦恼是“久受尊名,不祥”,此言灼灼,俯仰百世,真真第一牛人:

一、居高位掌大权,立不世之功。这是古往今来每个男人的梦想,对孔子来说当然也不例外.

凡四十年,兴弱越灭强吴。迁哥在《史记》中抬高到“范蠡存亡越,霸勾践”,也就是说勾践非范蠡无以存国,更别说兴霸了。难怪勾践欲留范蠡时说:“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

隐齐国仅几年,再因经济能力仁义乐施,拜齐国相印,齐国经济焕然一新.

二、大舍大得。霸业实现之际,舍弃从25岁忙到68岁奋斗一生的事业,期间饱尝艰苦甚至入吴为奴。知进退,能保全,自信而不侥幸不幻想,不拖泥带水,毅然逃顶,成就商圣,古往今来能够有几?

1、洞悉“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的道理,并且能够知行合一,果断脱险。相信后世那许多的名臣良将,在功成遇难时脑袋里一定闪过范蠡的身影。

甚至在相齐国三年后,感觉自己久受尊名,“居家则至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有些不妥“不祥”时,挂印再次致隐,再次脱离了险恶的权力争斗中心.

相信如果可以与孔子换位,孔子可能就不会隐退,以孔子性格(山东大汉)及理想非要实现他的超级共产主义不可,所以前文有说孔子政治上的不成功无意中保护了孔子的安全。

2、迁哥又写道:“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喟然而叹曰:‘(我老师)计然之策七,越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于国,吾欲用之家’”。说明这时范蠡胸有谋生之计。

3、公能卿相,私能富豪的自信。

三、携美泛舟于江湖之间。中国文人的最爽境界,更何况是西施!

四、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每次都基本上是舍尽空空,而后再赚千金(千金是多少?迁哥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充分显示了高超的赚钱能力。

五、兼济天下,散财自如。乐善好施,“富好行其德者”,有社会责任的良心商人;能散能赚,财神本色。

六、商富传家。“后年衰老而听子孙,子孙修业而息之,遂至巨万(巨万是多少?迁哥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巨万者乃与王者同乐’)”,不但自己善终,而且世代富足,子孙满堂,

七、名满天下,后人尊崇。
时间是最好的清洁剂,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跳梁小丑竟如云烟消逝,横行于当时而遗忘于后世。套用一句小沈阳的问句:这是为什么呢?

而陶朱公范蠡,尊为“商圣”,作为四大财神之一的“文财神”受人们永远祭祀。

看看2500年前范蠡(及其师计然)的财神思想,再看看西方现代经济学、甚至马克思、甚至巴菲特、林奇,甚至当今最牛的央行美联储,你会合不上你惊奇失控的嘴巴。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些神奇的句子吧:

人弃我取,人取我予;顺其自然,待机而动。
得时无怠,时不再来,天予不取,反为之灾。
时不至不可强生,事不究不可强成。
夏则资皮、冬则资絺、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以待乏也。
平粜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
论其有馀不足,则知贵贱。
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
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
财币欲其行如流水.


孔子为政治主张孜孜以求坚持不舍,不期却成“文圣”;朱公为避祸舍庙堂之高,居江湖之远而成“商圣”,仅仅是造化弄人吗?也许,孔子早该投身自己最擅长的教育,在各国间复制孔子教育连锁,把自己伟大的政治主张教化时人而不是想亲自操盘;同样,朱公早该退出没有意义的诸侯纷争私强争霸,去改变当时就已经弥漫的轻商抑商风气,真正担负起商业普及和财商的启蒙.


孔子与朱公,一个坚持不舍一个大舍大得,一个“文圣”一个“商圣”,在他们的年龄中有几十年交集,行程也有所交集,我宁可相信他们曾经在某地遇见过,为彼此的“和而不同”哈哈大笑。在他们身前身后,有多少史上强势强权人物一一如云烟狗兽,而孔子与朱公的思想却历久弥新,泽被后人。

(编者王川按:本文为陈斌先生2010年的原创文章,经陈先生授权在本公众号发布。 投资和人生规划,是一个长期的全面的修行,许多道理是相通的。陈先生的文章借着独特的历史视角,解读陶朱公的传奇故事,值得读者细细品味.

陈斌: 北京大学86级校友,跟随何伯权先生多年, 曾就职于广东乐百氏,广东今日集团,广东今日投资,9diamond. 2015年创办 "第一海外金融", 微信公众号 "FOFinance", 使命是: 做中国人海外投资第一平台;口号是:分享全世界最激动人心的投资机会)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