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没人能阻挡你对低电价的向往

没人能阻挡你对低电价的向往

(1)
 
美国的电力事业公司 (electric utilities) 是一个有趣的物种。大多数人每月支付电费账单,但并不了解电价背后的复杂机制.
 
巴菲特曾经评论, “电力公司通常是一个必需品的唯一供货商,(监管机构)允许他们调整定价,给他们投入的资本,予以一个事现约定好的回报率。他们不需要效率很高,恰恰相反,业界流传的笑话是,电力事业公司,是世上唯一的生意,如果花钱装修老板的办公室,那么公司就自动赚更多的钱。不少电力公司老总, 就是这样经营的。”
 
加州最大的两家投资者拥有的电力公司, 一个是太平洋电气公司 (PGE),服务五百三十万户家庭,相当于40%的加州人口, 2015年收入一百六十八亿美元,运营利润十五亿美元,其中一半用于支付债务利息,负债近一百七十亿美元.
 
另一个是南加州爱迪生公司 (SCE),服务近五百万户家庭,加州36%的人口, 2015年收入一百一十五亿美元,运营利润二十亿美元,四分之一用于支付债务利息。负债达一百二十亿美元.
 
2001年初的加州能源危机之后,两个公司的股价过去十五年里上涨了四到五倍,这还不包括每年2-3%的股息分红。
 
(2)
 
欣欣向荣的背后,掩盖不住这样一个尴尬的事实:两个公司的电量销售,过去几年没有任何增长。
 
PGE 的电量销售 2015年比2013年下降了 1% (从86500 Gwh到85860 Gwh,Gwh相当于一百万度电)。 SCE 同期只增加了0.2%,可以忽略不计.
 
实际上,整个美国的电力消耗,从2004年的 3900 Twh 到2015年的 4230 Twh (1 Twh 相当于十亿度电),  十一年只增加了8%。同期美国人口增加了10%, 所以人均耗电实际略有下降。这背后原因错综复杂,其中之一,是各种电器设备,能源使用效率提高了.
 
不能卖更多的电,要拿钱继续装修老板的办公室,就只好到监管机构那里哭穷,靠抬价来维持利润。
 
PGE 2015年商业和住宅用电均价在每度电 16-17 美分左右, 在硅谷的居民电价起价为每度18美分,超过一定用量则提高为24美分。过去四五年平均电价涨幅每年约 3-4%.
 
SCE 也不甘落后,2016年电价起价现为每度16.5 美分,预计到2019年上涨到18.2美分.
 
但新技术的发展,将迅速彻底地打破电力公司价格垄断的格局。
 
这个技术,就是太阳能 + 储能电池。
 
(3)
 
以笔者所在的硅谷为例,目前一个屋顶太阳能板安装的费用大约在每千瓦 3.4 - 3.6 美元左右。系统越大,单价就会越便宜.
 
一个六千瓦的系统,每年发电 7700 度,假设成本 21000 美元 (按每千瓦 3.5美元计),如果保守估计系统只有二十年的寿命,折算成二十年还清的贷款,年利息 4%, 那么一年的费用就是 1524 美元,折合一度电 19.8 美分.
 
这个数字还完全没有考虑到美国联邦政府给予太阳能安装的 30%的退税补贴,等价的电费相当于一度电 14 美分. 但这还不是重点.
 
问题的关键是整体太阳能系统安装的费用,正在以每年高于10%的速度下降.
 
下降的原因很多,主要是技术的发展导致光电效率的提高,产品规模化之后单位生产成本的下降,等等.
 
实际上大规模太阳能电厂的建造成本,下降速度比屋顶太阳能板还要快。2016年九月在中东的一个 1170 兆瓦的项目获得的最低投标, 折合每度电 2.3 美分,比两年前下降了50%以上.
 
即使按照每年下降10%的保守估计,四年之后的2020年,加州屋顶太阳能的价格,将会降到每度电 13 美分以下。考虑到2020年联邦政府还有对太阳能系统 26%的退税补贴,这等价于每度电 9.6美分.
 
这比届时 PGE, SCE的 18美分的电价起价还要低将近 50%. 
 
(4)
 
但太阳能有个缺陷,只有白天发电,中午发电高峰时电力过剩,晚上六点用电高峰开始,太阳又落山了。供需的错配,迫切呼唤廉价的储能技术.
 
特斯拉在2016年五月推出的能量墙,折合每度电储能成本将近 27美分.
 
而将在2017年一月推出的能量墙第二版,体积更小,包含逆变器和安装费用总共约 6500美元,可以存储14度电,是第一版的两倍. 保质期10年,按照 3650个充放电的周期计算,折合每度电 12.7 美分.
 
不到两年,能量墙的储能成本下降一半以上.
 
按照这个速度,保守的估计,到2020年,储能成本再下降 50-60%,到每度电 6 美分,毫无悬念.
 
(5)
 
截至到2015年底,PGE 和 SCE的住宅用户中,使用屋顶太阳能板的比例还不到 5%.
 
到 2020年,七百万户拥有独立屋,可以安装太阳能板的加州居民将面临这样的选择:
 
要么接受电力公司高于每度电 18 美分的电价起价.要么安装屋顶太阳能板,白天用电成本 9.6 美分, 太阳下山后的用电成本 9.6 + 6 = 15.6 美分. 这将满足自己 80-90%的需要,而来自电网的供电只是自己电力不够时的一个后援而已.
 
选择是显而易见的。(PGE 商业用户用电量和住宅用户相当,但安装太阳能板和储能设施的成本更低,其未来发展和住宅用户有着类似的逻辑)
 
(6)
 
电力公司的运营和传输成本大多是固定的,很难压缩。以 PGE 为例,电力的成本只占收入的37%,电力的来源有一半是从第三方采购,其中只有 7%是一年以内的短期购买合约.
 
这意味着,短期内 PGE 最多只能压缩约 37% * 0.5 * 7% = 1.3% 的成本.
 
当电力公司的 20% 用户突然选择安装太阳能板, 电力公司的电量销售下降 16 %的时候,PGE (运营利润率 9%)和 SCE (运营利润率 17%)将面临空前的危机. 
 
如果不迅速涨电价,将面临严重亏损,没有资金支付债务利息.
 
如果迅速涨价,将会把更多用户推向太阳能和储能设备,减少电网上的电力销售,进一步增加电力公司的涨价压力.
 
这就是一个经典的死亡螺旋. (Death Spiral)
 
不涨价马上就死。涨价可以获得几个月的喘息机会,但还是要死。
 
这里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PGE 每度电的输电成本接近 9 美分.
 
当屋顶太阳能的发电成本马上就要跌破 PGE 的输电成本时, 不管电力公司的发电成本有多低,电力公司的现有商业模式将难以为继.
 
这, 就是美国电力公司的我靠时刻。
 
这一刻,将在2020年甚至更早,从加州开始上演. 然后从西往东,从南往北,从价格高的州到价格低的州,直到彻底改变美国电网的格局.
 
(7)
 
电力公司的破产,是有先例的。 十五年前加州电力危机中,PGE 曾经申请破产保护。 那次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电力供应不足,短期批发市场电价被投机者操纵涨了好几倍,而监管者不允许电力公司立刻对居民涨价. 后来监管者允许 PGE 连续几年额外收取电费,以补偿债权人的损失.
 
今天电力公司即将面临的危机,是电力供应过剩,而且用户有了第二个选择. 即使迅速涨电价, 也无法挽回颓势.
 
而这个选择,太阳能+储能,还在以每年降价 10%以上的速度继续发展.
 
在太阳能和储能将大行其道的时刻,电网还会发挥一定作用,但将只会是配角和后援.
 
电力公司破产,债务重组,直到运营收入和支出达到新的平衡,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8)
 
巴菲特通过其子公司  BHE,2013年收购了内华达州最大的电力公司 NV Energy. 在2016年二月给投资者的信中,他提到了太阳能对于他所投资的电力事业公司的挑战:
 
“今天,政府给予清洁能源的税务补助和其它帮助,将最终侵蚀现有电力事业公司,尤其是高成本公司的商业模式……但 BHE 长期以来对于效率的重视……让我们在今天和明天的市场上都非常有竞争力。”.
 
2016年十月,两大赌场, MGM, Wynn 在各自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退出费用后,退出 NV Energy 的电网。退出的主要动机是因为自己可以获得更便宜的替代能源供应方案。 这两家公司代表了NV Energy 的 6%的电量。另一大赌场,Sands, 也在蠢蠢欲动, 但目前和内华达监管机构还在退出费用上讨价还价.
 
巴老还有余粮装修办公室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9)
 
有些人会质疑,冬天太阳照射少,屋顶太阳能发电量不到夏天的三分之一,如果使用电网, 电力公司在那个时候高价勒索,怎么办?
 
其实早有一个解决方案埋伏着了:
 
一个电动车,就是一个巨大的储能电池。特斯拉 2016年的最高配置的电车可以储存100度电,够一个普通家庭四天的用量了。当2020年自动驾驶技术开始被监管者放行后,电车可以在自己选择的时间,开到自己选择的充电站,以最优化价格充电,再自己回家.
 
 
没有人将能阻挡,你对低电价的向往。    
 
(未完待续)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