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论投资的十大矛盾(三)经验的重要和错误套用经验的矛盾

论投资的十大矛盾(三)经验的重要和错误套用经验的矛盾

(1)
 
经验, 尤其是失败的经验经历, 对于投资和生活的其它方面都非常有价值.
 
每当看到一些新人执着地重复我以前犯过的错误,不管他人如何劝说,我只能无奈地笑笑.
 
经验一:不要去做短线炒股票期货. 绝大部分人在这个博弈中没有任何优势。索罗斯和西蒙斯可能有,但这是例外,大部分人缺乏基本的工具和知识积蓄,最后往往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经验二:不要用金融杠杆. 你可能很长时间都有不错的利润, 但只要一次, 一个大的波动就可能把你彻底清零.
 
经验三:不要借钱给别人. 借出去, 就要有拿不回来的准备. 多少人借钱时好话说尽痛哭流涕像孙子,还钱时耍赖翻脸不认人像大爷,这样的人间悲喜剧天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
 
(2)
 
但过度依靠经验,以为可以简单套用到对于未来的分析判断上,也可能犯大错误:
 
反例一:传统经验是, 一个国家出现经济危机后, 货币往往贬值很厉害.
 
但在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之后,美元对欧元,澳元,加元等西方主要货币反而升值了15-30%.有不少对冲基金尽管预测到了经济危机,但依据过去经验,做空美元,损失惨重.
 
反例二:2008年以后美国联储局大规模的量化宽松,被主流舆论长时间怒斥为乱印钞票,很多人惊呼全世界物资缺乏和恶性通货膨胀马上即将到来.
 
实际情况是,即使经过几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将近八年之后,2016年12月全球大宗商品指数比2009年初还要低接近30%. 2016年底美国三十年长期国债利息,只有3%出头一点,比2009年的水平要低一个百分点以上.
 
反例三:马尔萨斯的人口论认为,当人口的增长超过食物的供给,人类只有通过战争,疾病和饥荒来减少人口,回到平衡点。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宿命.
 
实际情况是,十七世纪之前的一千多年,全球人口数量长期在三到五亿之间徘徊。十九世纪后全球人口开始爆炸性增长,1800年全球人口接近十亿,1900年大约十六亿,2000年超过六十亿,而2016年已经达到七十三亿了。
 
(3)
 
为什么这些以前的经验,在新情况下不再适用?
 
所有的经验,本质上都是对一些复杂现象简化之后的抽象.
 
影响某个复杂系统的因素可能有十几个,但是观察者往往只注意两三个因素和之后结果的相关性,因此推断总结出一些经验,企图将其做为预测未来的一般性准则.
 
原先被忽略的因素和假设变了,老的经验就不一定适用.
 
2008年金融危机,其它西方国家的经济情况比美国更烂,而那些靠出卖资源为主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本质上是依附于美国经济的,因此危机爆发后美元反而升值.
 
美国的量化宽松,理论上是给金融系统注入更多流动性,但是2008年之后企业和个人的信贷标准比次贷危机之前要严格很多,信贷萎缩和量化宽松相互抵消, 所以过去几年的通胀率均值一直控制在 2%左右.
 
至于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他完全没有想象到工业革命和农业生产技术的提高,所释放的巨大生产力。大多数国家今天要担心的不是饥荒,而是吃太多带来的肥胖,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等等问题.
 
(4)
澳大利亚有一种金棕色的甲壳虫,母虫个头更大,后背上有很多小的突起。八十年代澳大利亚出产一种啤酒,使用大号的棕色玻璃啤酒瓶,不仅颜色和甲壳虫一样,而且瓶底的小突起和母虫也很像.
 
生物学家发现这种废弃的啤酒瓶在野外会吸引很多公甲壳虫,它们误把啤酒瓶底当成母虫, 在火辣的澳洲烈日下, 前赴后继,执着地试图和啤酒瓶交配,拉都拉不走,直到体力耗尽而亡。后来啤酒公司修改了酒瓶的设计,把瓶底的小突起去掉,一场生态悲剧才被避免.
 
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甲壳虫的感知系统,只是为了满足其生存繁衍需要而设计的。它没有人的复杂视觉感知能力,识别母虫,只是凭借两个东西:颜色,后背的小突起。这种简单的感知能力和经验,在过去千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屡试不爽, 但一旦遇到超过其感知范畴的东西,再继续套用经验,就可能犯致命的错误.
 
今天,那些只知道看看 K 线图,财务报表的投资者们,如果只是套用过去的历史经验,他们又比澳大利亚的甲壳虫高明多少呢? 大多数人,真的有能力避开经验主义的误区吗?再看看下面这张图,实在很难乐观.
 
(未完待续)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