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 从特斯拉的崛起谈起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 从特斯拉的崛起谈起

(1)
 
过去两年,我写过一系列关于特斯拉的文章。
 
公开数字显示,到五月十五号,华尔街上做空特斯拉的股份高达三千一百六十万股,这个数字比年初略有下降。从2017年初到六月七号为止,特斯拉股价从 217 上涨到 359, 空头亏损高达 65%,亏损金额高达四十多亿美元。(提示: 笔者持有特斯拉股票,在此无意预测特斯拉股价未来走势 ).
 
华尔街做空特斯拉的机构投资者,其代表性的做空逻辑主要不外乎:
 
1.特斯拉还在亏很多钱。
 
2. 估值太高。
 
3. 汽车巨头很快会轻松灭掉特斯拉.
 
4. 马斯克是个大忽悠大骗子.
 
做空基金的操盘者,大多是 MBA 毕业生,在他们对金融市场的大脑模型里,一个不断烧钱不断亏损不断融资而又高估值的企业,百分之百是骗子和泡沫。这种坚定的信仰是如此之执着,容不得任何别的角度的理解,即使再多亏损也不罢休.
 
有诗为证: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执念在人间.
 
可惜他们不愿意,也更不会深刻学习领会,第一性原理 (First Principle) .
 
什么是第一性原理?
 
知道了第一性原理,就很容易做到吗?
 
要想做到,需要克服哪些障碍困难?
 
做到了后,会给你带来什么具体好处?
 
(2)
 
在阐述第一性原理之前,先看看下面这张图,这又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
 
这是一只鳄鱼,它早已习惯了解决所有问题的普适方法: 狠狠地咬。这在过去一亿年里屡试不爽,它的大脑模型里没有别的概念和方法,终于,它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对手:人类创造的钢铁机器,怎么咬也咬不动.
 
这只鳄鱼还不够勤奋努力吗? 作为有着悠久的一亿年历史的物种,和只有二十万年历史的智人相比,它难道不是早早地赢在起跑线上了吗?
 
 
但是,想要劝说鳄鱼,改变大脑的思路,不咬,而用别的方式操控机器,显然是不可能的.
 
澳洲的棕色甲壳虫由于认知系统先天的缺陷,误把棕色啤酒瓶当成母虫而试图与其交配,怎么拉也拉不动.
 
经验主义多数时候是有益的,但矛盾的是它也是创造性解决新问题的最大障碍之一。有谚语称:“如果你只有一个锤子,万物看上去都像钉子”。
 
以前越成功的人,他的所有知识储备,认知体系,都是围绕过去成功经验搭建的. 没有系统地,有意识地,高强度地,多维度地修炼丰富自己的知识体系,造不出锤子之外的新工具,即使意识到要改,要真正自我突破经验主义的桎梏,难!难于上青天.
 
(未完待续)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