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范式转移的随想(二)

范式转移的随想(二)

8.虚幻的自尊心,也是影响人们正确应对“范式转移”的一大障碍。被你一直不看好的某个新技术,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继续蓬勃生长。以前你看不上的猥琐小弟,突然发了,要超过你了。这时候,人的本能反应,是贬损,否定和拒绝面对现实,让自己脆弱的内心保持自欺自洽的状态,而白白错过有可能赶上趋势的大好机会.
 
9.这里面的惨痛教训, 可以参见我的老文章“我和苹果公司,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
 
10.电影“低俗小说”(Pulp fiction) 曾有经典台词:
 
"The night of the fight, you may feel a slight sting. That's pride f**king with you. F**k pride. Pride only hurts. It never helps. You fight through that shit.  "
 
"拳击比赛那一夜,你可能会感到一点难堪。那是自尊心在和你捣乱。去他*的自尊!自尊只会伤人,不会对你有用。你会克服这些干扰. ”
 
F**k pride! 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11.通常一个新的范式 paradigm 出现,要全面理解其内涵和潜力,需要深刻理解它后面的五个,十个,甚至更多的相关的概念。这是要花时间,花功夫的。
 
比如苹果替代超越 iphone, nokia.要认同这个范式需要理解这么几个东西:
 
第一,iphone 是一个可以开发很多新的,前所未有的应用的软件平台。
 
第二,没有键盘也没有关系,用户很快就会适应。
 
第三,六百多美元的价格,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么多有用的功能,用户很快会认识到,和普通功能机相比,物超所值。
 
第四,竞争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只是东施效颦的做些表面文章,像 blackberry 一直坚持自己的以 email 为核心的定位,而没有理解游戏规则变了。所以实际上很难真正抵挡新的范式. 等等.
 
12.假设有五个相关概念需要理解,马上理解认同每个概念的几率是 25%,那么真正立刻看懂一个新范式的概率只有千分之一. 所以指望多数人一开始就理解认同,统计概率上是不可能的。试图说服不信的人马上认同,是浪费时间的.
 
这是数学上的必然. It is a mathematical certainty.
13.同理, 依靠一群官僚组成的委员会运营的大公司,在面临范式转移时反应最慢。假设每个人有 25%的几率真正理解新的范式转移,要让五个人的委员会全部理解并且可以迅速反应,几率只有千分之一,这是不可能的, 这是数学上的必然.
 
只有当公司 CEO 是对商业和技术都有深刻洞察,并且控股的强人时,才有可能放弃短期利益,力挽狂澜,长期布局.
 
14.如何判断某个新技术是真正的,还是假的范式转移?一个可以考虑的标准,可能是终端用户的绝对数目,和增长速度。
 
如果一个你原来不看好不理解的产品,出乎你的意料,迅速获得了超越一百万的付费用户 (或者数亿美元以上的营收),并且还在迅速增长,那么就应当考虑花点时间去研究了. (如果是免费的产品,相对的阈值要高一些.) 如果付费用户超过一千万,那就量变发生质变,不能继续保持鸵鸟政策,视而不见了.
 
15.当趋势已定,确认某个公司是处于一个范式转移的领先地位时,人们常犯的一个错误是嫌贵。他们的估值逻辑还是深深的定格在旧的范式之中。每当我听到有人说,"等腾讯/***/*** 跌下来时我就买一点",我就知道,他可能永远等不到那一天了。
 
16.红军到达延安时的估值,肯定远远大于在安顺场的估值。但在延安时入场,风险则远远小于在安顺场. 一个冷静理性的投资者, 会如祥林嫂般不断懊悔纠结,当年没有在安顺场的低估值时入场吗?
 
不.F**k prid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未完待续)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