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宁要高维度抽象化的草,不要低维度具象化的苗(一)

宁要高维度抽象化的草,不要低维度具象化的苗(一)

1/ 目标导向,和过程导向的另一个区别在于,前者是为了赢而战 play to win, 要实现某个明确的目标,从一开始就限定了自己的路径,遇到障碍时,清除障碍的成本很大 ,可能陷入一种“不惜一切代价清除障碍”的心态,再有金山银山也很快会消耗掉。
 
2/ 后者是只要能不输就接着玩 play not to lose, 不限定路径,遇到障碍时可以选择不耗费宝贵资源去清除障碍,而是可以选择无视此障碍,找别的路径绕过去。
 
3/ 后一种策略要反脆弱得多,它是一种高维度的打法,因为它拒绝任何特定路径和教条主义的限制,拒绝耗费宝贵资源在一点一线上。
 
4/ 有观察者指出:特朗普没上台之前,采取的就是一种高维度的没有限制的打法,遇到强烈负面攻击时,他的策略不是被动辩解应对,而是引发新的别的方面的更大的争议,不断开辟新的方面的冲突,把水搅浑。据说他曾有名言:“任何可以把事情搞得更复杂的东西,我会去做”。 他这种策略的优点之一就是成本低。而希拉里在建制派的体系内有很多束缚,其竞选资源,遇上这种对手很难有效施展出来。
 
5/ 希拉里在竞选组织架构,策略意识上有各种限制和强烈的路径依赖和经验主义;遇到特朗普这种策略,缺乏灵活性,容易被他设定的议题牵着鼻子走,并总是试图用大量宝贵资源去应对特朗普的一些低成本的搅混水的做法。
 
6/ 从这个角度看,把自己委身于某个公司或者组织的群体内,看似有着各种靓丽高大上的头衔,实则可能限定了自身发展的路径,也就限制了自身发展的维度,遇到困难时可能被迫要付出高昂代价,而无法脱身。比如说美国上市公司和金融业从业人员,在个人投资上有各种极为繁琐的申报与合规的要求,很多好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却无法染指。
 
7/ 在世界很多国家的一些实体行业,比如餐馆,洗衣店,农贸市场,建筑行业等等,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被黑社会敲诈甚至把持的现象。其中一个因素是实体生意维度低,敲诈者很容易粗暴在单点搞破坏,让经营者无法做生意而就范。而在软件或者虚拟化程度比较高的行业,其传播路径数量高,维度高,很难单点被破坏,所以很少听说被黑社会把持。
 
8/ 再引申一下。很多人对财富的概念是银行里存的钱或者券商那里代管的股票, play to win 就是不断囤积和守卫,这是一种低维度的思路。如果是 play not to lose, 那么策略就是,积极思考拓宽财富的维度,即使部分财富因为不可避免的战乱或其它动荡而被破坏,仍然能够同时在别的维度上获得财富,或者迅速恢复元气。二战中有些生意人因为有大量不动产无法迅速套现,舍不得放弃离开,眼睁睁失去了逃离纳粹迫害的时机,这就是 play to win 的陷阱。
 
9/ 虚拟化的个人信用,品牌,思想文化等等,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正是因为它是在成千上万人大脑中的一个虚拟概念,所以很难被物理外力或灾害彻底破坏,反而是一种高维度的反脆弱的财富。
 
10/ play to win 的财富观是追求单个变量数字的最大化, 缺点是这个数字可能非常脆弱,经不起外力冲击 ; play to not lose 的财富观是在保证一定数量基础上 (所谓有 f*** u money) ,追求财富的多维度化,多样性,进而实现反脆弱性。这样不需要浪费时间逢迎他人,或者被迫表面假惺惺做内心非常厌恶的事。
 
11/ 看到微博问答上,很多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问题, 比如, “散户如何一眼就看破股票的突破?”“一天之内,什么时候买卖股票最佳?”“股票怎样补仓才正确?”
这实际上都是一些低维度的无解的问题。如果把它变成一个高维度的问题,就可以有很多方法,简单达到你的目的,而无需绞尽脑汁。 
 
12/ 维度之一,是拉长你的时间轴到五年以上,在自己选择的时机出手
维度之二,是增加你可以投资选择股票的地区,大陆,香港,欧洲,美国,等等。
维度之三,是增加你投资可以使用的工具,比如期权,可转债, ETF, structured product 等等。
维度之四,是投资某些公司,和你的生意可以形成某种对冲。等等。
维度之五,是增加你的选择,投资那些你在研究上有信息优势的公司。
等等。
 
13/ 世人以为巴菲特是股神,但不知道人家是在玩高维度的游戏。 这个维度包含:保险公司源源不断的廉价资金,可以和大机构做特殊的无需追加保证金的长期期权交易,可转债优先股的有利结构,等等,这都是普通人根本不理解的。
 
14/ 抽象化程度越高,向其它维度连接扩展的可能性就更多,也就更反脆弱。这也是为什么平台级软件系统估值,远胜于硬件和其它实体生意的原因。
 
15/ 亚马逊把书店的生意衍生出云服务的维度,Prime member 的维度,第三方卖家服务的维度,Echo/Alexa 的维度,全食零售店的维度,物流的维度,等等。它可以承受一个维度几乎不盈利,用来导流支持另外一个维度的现金流。竞争者眼睁睁看着用传统打法对他无可奈何,看着它一骑绝尘冲向万亿美元市值。
 
16/ 宁要抽象化/高维度/反脆弱的草,不能要低维度/具象化/脆弱的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深刻的感悟。
 
(未完待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