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与不可预测的未来分一杯羹(一)

与不可预测的未来分一杯羹(一)

1/人们对于未来的预测,多半是根据现有思维模型再做一个线性的延申推演,因此常常会完全错过新的大趋势。
 
2/ 如果回顾过去十年,最大的革命性的变化是什么,那么应当首推智能手机:智能手机让你可以和世界上任何角落的人,通过一个 app 瞬间联系上; 很多人都跑到这个 app上, 催生了很多没有先例的新的商业模式。
 
3/ 那么 2007, 2008年的时候,大部分主流的创业者,科技公司想的做的是什么呢?
 
4/ 华尔街是在炒次贷; 油价一度突破 140 美元, 消费者心理被超级通胀的阴影笼罩。
 
5/ 无线科技被很多人关注,但更多人关注的是底层硬件。
 
6/ 黑莓的发 email 的手机被追捧,但大家对 iphone app 的潜力还是理解不深。
 
7/ Oralce, IBM 等企业软件公司日子还很滋润,没有人意识到云计算的巨大潜力。
 
8/ 谷歌的搜索业务如日中天,这个重要趋势倒是一直发达下去。
 
9/ 神经网络已经在科研历史的垃圾堆里沉睡多年,没有人会意识到做图形芯片的 Nvidia 和人工智能有什么关系。
 
10/ 这里面还有个关键问题,就是很多事,事后看觉得理所当然,但在当时并不是很明显。“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的问题,大家都有,只是很多人没意识到,或者不愿承认而已。
 
11/ 现在看 Uber, Lyft, 滴滴叫车这种模式理所当然,在 2009年时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用手机定位,解决支付,两边吸引足够多的司机和乘客来制造一个高流动性的市场,如何获取资金支持,如何应对监管者的挑战,等等,这些在事前都是非常模糊不确定的。
 
12/ 所以未来十年涌现出来的最大的趋势,很有可能和现在主流媒体关心的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的;是和现有趋势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表象上的模式; 其操作有很多不确定性,甚至处于当下法律的灰色地带。
 
13/ 所以必须研究思考各种趋势的抽象上的共性,什么是噪音可以暂时忽略,什么是重大转折之前的预警信号需要认真跟踪研究。
 
14/ 人性的认知特点,决定了大家关注的是表象上的技术, 产品逻辑和因果关系;当新的范式下的新产品涌现之时,因为和过去的(表象上的)经验和模式格格不入,往往会自动被忽略/视而不见。
 
15/ 抽象上,新技术新范式,开始总有一群狂热的不计代价的支持者;这是那些产品销售前一天晚上十点钟跑到店门口排队买货的发烧友,这是那些废寝忘食手舞足蹈的追星族。他们往往被普通观察者轻蔑地贬损为 SB, 但实际上大家只是活在各自不同的,独立自洽的世界里。
 
16/ 按照三十年前最早由 Geoffrey Moore 所提出的 Crossing the chasm (跃过峡谷)的理论,新技术市场的潜在客户可以分这么几类:
  早期发烧友 ( early innovators, 占总人数的 2%-3%),
  早期采用者 (early adopters, 占总人数的约 10%-15%),
  早期的多数 (early majority, 接近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晚期的多数和死不改悔的落伍者。
 
大多数新技术产品获得了早期创新者和早期采用者的支持,但无法完成到”早期多数“的跃迁,无法跃过峡谷,因此最终夭折。
 
17/ “早期采用者”和“早期多数”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对于新技术的采用是出于自身的特别需要和独立判断; 而后者从实用主义需要而跟风,为了降低风险往往选择市场涌现出来的领先者,并导致领先者的地位更加强化。这意味着口碑的传播对于获得”早期多数“客户的重要性,也意味着一旦抓住”早期多数“客户,那么其它竞争者很难完成跃迁。
 
18/ 这也意味着率先完成跃迁的第一个玩家,将有机会迅速依靠口碑传播霸占大部分”早期多数“客户,获得巨大利润,同时让自己的系统成为市场上事实的标准,进一步加固自身的垄断地位,形成良性循环。
 
19/ 人们常犯的第一个错误,是把面对发烧友和“早期采用者”的技术驱动的营销策略,延用于攻克“早期多数”的市场。 这里一个矛盾的地方是:未来趋势虽然主要由技术驱动,但是从”早期采用者“到”早期多数“的成功跃迁,主要靠正确的营销策略 (有时更多是运气)带来的口碑传播驱动。对最有活力的,彼此间频繁沟通,自带干粮的用户群加大营销力度,远胜于浪费资源在分散孤立的客户上。前者的网络效应,是让胜者跃过峡谷,自然涌现的最关键的助推器。
 
20/ 没有跃过峡谷之前,没有任何未来是命中注定,市场的开拓和收入的增长艰难无比,有时难到让自己怀疑人生。跃过之后,新客户不请自来,收入开始指数型增长,又让人飘飘然觉得自己的成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21/ 人们常犯的第二个错误是,在领先者已经完成跃迁,占有市场,口碑和行业标准的话语权之后,幻想通过性能和价格的有限提升,在现有模式下推出新产品超越早已跃过峡谷的赢家。
 
22/ 这种幻想在创业者和分析师的心中还相当顽固。尤其是往日老市场上的成功跃迁者,习惯把过去经验的表象性的总结 (而不是导致跃迁的抽象上的核心要素),和自已无所不能的上帝情结 (God complex),带到不熟悉的战场,直到遭遇自己的滑铁卢。
 
(未完待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