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科幻小说连载 | 发散大脑(一)

科幻小说连载 | 发散大脑(一)

(本文系原创科幻小说,如果人名、地名和故事情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勿自作多情,对号入座) 
(1)
吕小明是我的大学同学,南方人,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带着一副五百度近视眼镜。平常大家都直呼其为“小驴”。十几岁就相识了,大家都知根知底,就像我们彼此互相常说的,“你是什么东西我早就知道”。
 
在大学校园第一次认识吕小明时,老远就可以听到他的“驴氏”尖嗓子的呐喊: “老子是 SZ 中学发散思维第一名! ”,然后是同学们的一阵哄笑。
 
发散思维? 靠,这是什么鬼?这 TM 还能排名次? 不过这句话,让我记了三十年。
 
我们这个三十年前曾经是中国最好的大学里,这个特殊的团体,所谓“试点班”,刚入学的同学头两年开始不分系,我和多数人一样,后来专业选择了物理。小驴则选择了生物系,毕业后鬼使神差地跑到美国东部的一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 S 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
 
确切的说,是神经科学;再确切的说,是研究所谓前庭神经系统 (Vestibular system),这是人脑内耳里给人带来平衡感和空间感的系统; 再再确切的说,就是在实验室偷偷摸摸地养了几只猴子,然后天天大家大眼瞪小眼。
 
普通人到动物园看猴子打架,图个乐子,一会也就腻了。小驴后来四年博士研究生的青春,在我看来,就悲催的泡在和几只猴子同病相怜的生活中。
 
这个研究还必须非常低调,因为实验意味着最终要解剖猴子的大脑,猴子最终会被牺牲,如果被动物保护协会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我研究生毕业去硅谷工作之前,曾开车绕到 S 大学去拜访小驴,参观他的实验室。后来大家一东一西,除了在同学的电子邮件群组内天天插科打诨,十几年没有再见面。
 
我是一切向钱看下海做生意了;小驴博士毕业后到另外一家大学的医学院工作,学术路上一直扎扎实实的进步,提到正叫兽,手下带了十几个研究生。
 
(2) 
 
再次见到小驴时,他刚刚上了著名的“穷不死”杂志的“四十位四十岁以下”的科技精英名单. 看到杂志上他道貌岸然沐猴而冠的样子和高大上的介绍,我心里直乐:这还是当年我认识的那个小驴吗?
 
小驴要来硅谷参加当下非常时髦的 SAD (Science, Arts & Design 科学, 艺术和设计) 会议,是主讲人之一。会议在硅谷南边的海滨城市蒙特雷召开。参会者多为科学艺术界的名人和一些发烧友,门票很贵。作为同学,我当然要赶去捧场。
 
小驴是会议的第一个主讲者。
 
"在美国有五百六十万人瘫痪,不能移动胳膊或者腿。他们占总人口数的接近 2%。瘫痪的本质是大脑无法有效地对肌肉传递信号,控制肌肉的扩张和收缩。
 
信号无法有效传递的原因多种多样。有时是大脑本身受损,有时是脊髓神经无法接收和传递信号到肢体。
 
我们最近的实验,在一个因为脊椎神经受损而瘫痪的猴子大脑和尾椎各自植入一个微电极。脑部的微电极把猴子大脑的信号无线传输到旁边的电脑上,电脑经过解码后再把信号无线传递到猴子尾椎的微电极上,以直接刺激猴子腿部肌肉。猴子经过若干次尝试后,自己可以走起来了。以前有实验室曾经成功地让瘫痪的老鼠恢复行走,据我们所知,我们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猴子上实现此功能的团队。
 
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把这个技术用到瘫痪病人身上,让他们成功地恢复行动自由。”
 
大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猴子不断艰难前行的录像。随后观众鼓掌。
 
(3)
 
问答时间开始,第一个提问者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问道,“吕博士,我叫吉姆。我想请问,你们哪里弄来那么多瘫痪的猴子?是不是你们故意伤害它们的脊椎神经让它们瘫痪?”
 
现场的气氛,被这个充满火药味的提问突然凝固了。
 
小驴似乎早有所备,反问道,“吉姆,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美国五百多万瘫痪人口里面,导致瘫痪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吗?”
 
吉姆没想到小驴会反问,不知如何回答。
 
“让我告诉你,三分之一的瘫痪原因是中风 (stroke). 
 
你知道全世界每年有多少人中风吗?超过一千万。
 
这些中风的病人有三分之二是在六十五岁以上。他们可能是你所深爱的亲人,可能是你和我的爷爷,奶奶,父亲,叔叔,也可能就是你和我。
 
如果瘫痪,他们不仅需要昂贵的护理,而且可能永远无法恢复正常的生活,甚至因为各种并发症而很早就去世。”
 
“吉姆,你觉得为了全世界几千万瘫痪病人,为了让你深爱的亲人过上正常幸福的生活,你会不会不惜一切代价? (Will you do whatever it takes? ) ”
 
吉姆一时语塞。 
 
小驴很明显在对话中掌握了主动权,他接着趁热打铁:
 
“你知道野生的猴子平均寿命多长吗?不到十年,因为他们每天面临着疾病和众多捕食者的巨大威胁,很多很早就夭折。我们用作实验的猴子,自始至终都获得专业悉心的护理,他们的预期寿命至少在二十年以上。吉姆,你如果真心关注猴子的福祉,关注世界上几千万瘫痪病人的福祉,你要对我们的专业判断能力有信心。”
 
会场很快被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淹没。
 
(4)
 
会议中间休息时,我和小驴坐到了一块。
 
“你真能忽悠,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我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些动物保护协会的人非常难缠,所以我们早有准备。你知道和人交流的秘诀是什么吗?”
 
“是什么? ”
 
“谁提问,谁就掌握对话的主动权。(Whoever asks questions controls the conversation) 如果你直接回答别人的责问,很容易上套。提问的过程,实际上是引导对方按照你的思路思考。在这个过程中他会更自然地得出你想要他得出的结论。所以面对这类挑衅的问题,我从不辩解。”
 
“牛逼啊!”。 我感叹道。想不到小驴搞科研的,居然道理比我这个做了多年生意的,看得更清楚。
 
“靠,老子没有几刷子上得了‘穷不死’杂志吗?” 小驴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这是别的高手教我的。你知道里根以前竞选总统时说过什么?”
 
“什么?”
 
“ 如果你解释,你就输了( If you explain, you lose) 。所以遇到挑衅我从不解释,但是偶尔会反问。这个需要反复训练才能纠正,因为人的本能是会马上想去解释 ". 
 
"牛牛牛"!  我不禁竖起大拇指。
 
"老同学,别客套!我在台面上讲的各种冠冕堂皇的话,你以后就当放屁好了。关键时还要请你多多关照“。
 
(未完待续)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