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科幻小说连载 | 发散大脑(二)

科幻小说连载 | 发散大脑(二)

(本文系虚构科幻小说,如果人名,地名和故事情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勿自作多情,对号入座) 
 
        (5)
 
会议结束,我和小驴在海边的餐厅继续吹牛聊天,畅谈人生。
 
“小驴,我真是佩服你啊,这么多年来可以坐得住,一直潜心攀登科学高峰。不像我们这种俗人,只对吃喝玩乐感兴趣”, 我感叹道。
 
“哈哈,老夫没你想的那么高大上,这一切都是一个蓄谋已久的游戏而已。你说说,为什么人会对吃喝玩乐感兴趣?”
 
“这,这 TM 还需要解释吗? ”
 
“这当然需要解释。这里面的机制非常复杂,不过用你的智商可以理解的话简单说一下,快感是大脑驱使激励你行动的重要机制,本质上是一种幻觉. 你如果追求的只是感官刺激的话,找个技师给你掏耳朵,分分钟让你欲仙欲死。” 小驴总爱揶揄别人的智力来抬高自己。当然我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对此一笑了之。
 
“这种激励机制非常重要,否则你不可能去积极寻找食物,繁衍后代。但是问题在于,如果人脑完全被这种激励机制绑架,纯粹追求快感,就会出大问题。比如以前是饿了才吃,但现在因为进食带来的快感让很多人无法节制,为了吃而吃,所以我们周围就看到很多三百斤的大胖子,这些人被高血压/糖尿病等等缠身,这辈子就废了。
 
还有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嗜赌吗? 因为赌博赢钱有一种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刺激有的人大脑分泌大量多巴胺,欲罢不能。”
 
“大道理,我都懂,但你说这能改吗? ” 我不以为然。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改不了。一旦沉溺于享乐,快感的阈值提高后,他的心理生理上都习惯适应了这种常态,再把它拿掉,让他突然禁欲,跟杀了他一样难受。说白了,快感之于大脑,就好像公司管理绩效时用的 KPI, 一旦公司文化被少数几个 KPI 驱动绑架,最后就会导致大家玩数字游戏,财务造假,脱离商业本质,然后公司完蛋。改造一个大公司的文化,恐怕比改造一个瘾君子还难。我以后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从生理层面上,直接改造大脑的 KPI 机制 ”。
 
“好吧好吧,就你能讲,如果不吃喝玩乐,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不以为然。
 
“为了不把这个世界让给我所鄙视的人!” 小驴指着我大笑。
 
正说着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川,你好吗? ”
 
        (6)
 
我回头一看看身后的印度老头,笑道, “ I am a retired investor living on a pension. "  对方也会心的大笑。
 
苏吉特出生于印度,比我大二十岁,以前是我老板曾短暂共事过一段时间。
 
苏吉特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艰苦奋斗多年创立的公司,刚上市没多久就遇上科技泡沫破灭和九一一 ; 苦熬了五六年差点弹尽粮绝,终于被另外一家大公司高价收购 ; 本来套现后可以过上太太平平的日子,却被人忽悠跑到迈阿密开发房地产,金融海啸后资产大幅缩水,差点把当年所有的创业成果全部吐出。不过这似乎没有影响他的精神状态,每次见到他时,他总是乐呵呵的。
 
他对电影”教父“第二集非常着迷,老爱把电影中的台词挂在嘴边。
 
第一句是麦克*柯里昂对他的哥哥说的” I know it was you Fredo! You broke my heart, you broke my heart" ( 我知道是你弗雷德!你让我心碎,你让我心碎 )
 
第二句则是剧中另外一个黑帮大佬 Hyman Roth 的名言 “I am a retired investor living on a pension" ( 我是一个退休了的投资者,靠着养老金生活)。这句话,对于刚刚在迈阿密走麦城的他,其实非常应景。
 
苏吉特周末偶尔到蒙特雷这边钓鱼打高尔夫球,没想到在这个餐馆和他偶遇,我邀请他和我们一块喝两杯。互相介绍之后,才发现苏吉特多年前读研究生时的母校和小驴的母校,都有一个共同的吉祥物:鼻涕虫。
 
“吕博士,你什么时候可以治疗瘫痪,我有一个完美的客户可以介绍给你。” 苏吉特说道。
 
“是谁? ", 小驴好奇地问道。
 
”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前两年刚上台的莫特总统,你知道他的绯闻吧? 他多年前和一个绰号叫‘飓风卡特琳娜’的脱衣舞女睡过觉,结果大选前他主动给飓风小姐三十万美元的封口费,但现在这个事情还是泄漏出来了。莫特这个人一贯非常抠门,你们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变这么大方了?“
 
”为什么? ” 
 
“这要回到二十年前。我说的这个奇人,叫巴里 (Barry), 以前靠成人娱乐业起家,身价至少十亿美元。他曾经悬赏一百万美元,奖励给任何可以提供音像证据和现任共和党议员发生过婚外恋的女性,结果有人出来领奖,活生生把当时的参议院多数派领袖给扳下台了。所以莫特需要先发制人,先用三十万来封口。市场经济,你现在不出钱,别人以后会出更高的价,多么奇妙的国家”。
 
“原来如此,很有道理。这属于另类资产(Alternative asset), 苏吉特,我们可以一块再搞个公司,把它打打包, 打造一个二级市场,增加点流动性,提高 GDP 一个百分比的增长点,这样莫特又有新的资本可以在推特上吹牛了”。我在旁边打哈哈。
 
“你知道飓风小姐后来跑哪里去了?去年她跑到巴里在拉斯维加斯开的脱衣舞厅跳舞,巴里到处宣传,在门口打出大幅霓虹灯标语:‘莫特总统战斗过的地方’,生意火爆至极。莫特气坏了,威胁要起诉巴里。巴里后来就把标语改成,‘莫特总统从未战斗过的地方’ ”。  
 
“这个巴里,三十年前因为一次严重骑马事故,腰以下全部瘫痪。他现在八十岁了,也活不了多少年了。吕博士,如果你的技术真的可以治疗瘫痪,他肯定愿意支付一个国王的赎金,来重新体验一个自由人的生活。我以前和他有过生意上的合作,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助介绍。 ”
 
“这次来西海岸真是不虚此行啊,吕博士!你看,产品还在打磨,潜在客户就开始排队了!” 我拍拍小驴。
 
小驴微微一笑,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们的技术,要成功用到人身上,还有很多障碍。你们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是什么? ”
 
“猴子不能说话。它不能把它的大脑的感觉精确描述出来。我们只能训练它做一些游戏,然后间接地推测它的大脑感知了什么。 所以实验的进展极其缓慢。如果我们的测试对象是人,反而更简单了。但是这又会有其它很多别的问题。”
 
(未完待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