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科幻小说连载: 发散大脑(四)

科幻小说连载: 发散大脑(四)

(本文系原创科幻小说,如果人名、地名和故事情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自作多情,对号入座)
 
(9)
 
晚餐结束后,我送小驴去机场,他要搭乘当晚的红眼班机回东部。
 
“老王,你还记得前几年那部讲哥伦比亚毒枭 Pablo Escobar 的连续剧吗? ”
 
“记得,怎么了?”
 
“Escobar 说,You got to have vision, 你一定要有开阔的视野.
 
所以他们从哥伦比亚的小天地转战到迈阿密的大市场,产品单价和客户数目都增加好几个数量级。我下面要钻研的方向,不只是用来治疗瘫痪,它的潜力可能非常,非常, 非常大”。
 
“有多大?”
 
“它能创造一个可编程,可联网的大脑。 ”
 
"这意味着什么?"
 
"给你举个例子。你知道人为什么会有强迫症吗?有的人会不断地洗手,怕自己被细菌感染;有的人离家出门后走了两分钟,又要跑回去再检查一下,确保门已经锁好;有的人站到阳台上就有往下跳的冲动.
 
大脑里有个东西叫前扣带皮层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 它负责对外界输入信息进行查错处理。但是,如果它被过度刺激,有些信息无法准确甄别,它就会把大量错误信号未经过滤就传递给大脑的基底核 (Basal Ganglia)。这个基底核属于非理性大脑,无法通过理性思考控制。你会感觉恐慌和不安,一定要去做一件事;但又无法用语言清楚地解释,为什么会强迫自己这样做。
如果大脑可以用软件来调节参数,我只需敲一行指令,就可以抑制前扣带皮层的过度兴奋,治愈你的强迫症 ”。
 
"太好了!等咱有了钱,花一百万就可以马上得强迫症,再花一百万就可以马上治愈强迫症“。
 
"You got to have vision,别老盯着眼前的小利。有了这个技术,巴菲特九菲特的金山银山我也不换。你知道你现在这种思维状态叫什么吗?
 
Narrowband consciousness (窄带意识)。
 
你的眼睛只能看见四百到七百纳米波长的可见光;你的耳朵只能听到20到两万赫兹的声波,年纪大了后就逐渐丧失对高频声波的感知度;你的信息来源就是报纸和社交媒体,你看到的消息都是别人诱导你想让你看到的消息;你接触的人都是经历观点和你相似的人,然后你的世界观就在这个回音壁里自我强化。你对成功的定义就是钱的多少,但那只是电脑里的一个数字而已。因为你的意识如此狭隘,所以爱钻牛角尖,稍微有些进步时,就容易自我膨胀,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遇到困难就很容易卡壳,感到痛苦和绝望。
 
你的窄带意识,无条件接受了前人的思维模型给你的桎梏,按照他们的标准来评判自己的进步。从我这个宽带意识者的观察角度看,你和一个关在笼子里的禽兽没多大区别,太 TM可笑了。“
 
“好好好,说不过你,你太牛了。下次什么时候可以听到你的好消息?" 我问道。
 
“我马上要从医学院辞职创业了。 下半年也许我们会有新东西演示,到时候会让你知道”。
 
(10)
 
十月是我最向往的季节之一。满山遍野都是令人心醉的红叶,马路两边到处是为了庆祝鬼节的大南瓜和稻草人。还有奇装异服的孩子们,兴奋地唱着儿歌:
Trick or treat, smell my feet,
 
give me something good to eat
 
不给糖,就捣乱,闻闻我的(臭)脚, 给我好吃的
 
If you don't, I don't care,
 
I will pull your underwear ;
 
如果你不干,我也不在乎,我就扒下你内裤. ”
 
人脑是一个奇怪的系统,对于真实世界的各种血腥残杀,会因为生理上本能的恶心反应而躲避。但如果知道这是虚假的作戏,则会兴致勃勃地把血腥的恐怖片和道具当成臭豆腐一样的美食去追捧享受,欲罢不能。
 
离十月三十一日的鬼节还有两周时,从小驴那里收到一封请帖:
 
~~~~~~~~~~~
 
狼人会嚎叫
 
吸血鬼会撕咬
 
骷髅会冷笑
 
魔术师会炫耀
 
二十一世纪最硬核的脑科技演示
 
让你震撼至极
 
时间: 十月三十一日晚七点到子夜
 
地点: 1031 大学路,** 市, ** 州。
 
魔幻的食物和恐怖的娱乐将由
 
吕小明博士提供
 
收到请即刻回复。
 
请帮我们保守秘密,不要告诉其他人
 
~~~~~~~~~~~
 
我很快给小驴发了一个短信,"这 TM 是什么鬼?”
 
小驴很快回复:“就 TM 过来吧。This will blow u away"
 
飞到 G 市时已经六点多,出租车把我送到目的地时天色已黑。
 
这是一幢不显眼的两层办公楼,空荡的停车场里没有几辆车。刚走到门口,面前的移动大门自动打开,头顶上听到扬声器的声音,”欢迎光临,王先生!".
 
大堂面积不大,前台除了一张桌子,一些棉花做的假蜘蛛网,几个南瓜和一个骷髅模型以外,没有看到其它装饰和标志。
 
“有人吗?” 我大声喊道。
 
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我拿起手机想打电话,才发现室内没有任何信号。
 
过了几分钟,突然大堂内的灯全部熄灭,室内漆黑一片。
 
然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听到墙角传来轻微的摩擦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在缓慢地爬行,一点一点,离我越来越近。
 
(未完待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