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科幻小说连载 | 发散大脑(五)

科幻小说连载 | 发散大脑(五)

 

(本文系原创科幻小说,如果人名,地名和故事情节有雷同,纯属巧合,勿自作多情,对号入座。)
(11)
漆黑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我只能根据听觉努力判断那个东西的方位。
 
突然,一束强光投射到房间的墙壁上,开始放起电影来。电影中男子的对白,感觉非常熟悉。
 
"I have an M.D. from Harvard, I am board certified in cardio-thoracic medicine and trauma surgery, I have been awarded citations from seven different medical boards in New England, and I am never, ever sick at sea. So I ask you: When someone goes into that chapel and they fall on their knees and they pray to God that their wife doesn’t miscarry, or that their daughter doesn’t bleed to death, or that their mother doesn’t suffer acute neural trauma from post-operative shock, who do you think they’re praying to? Now, go ahead and read your Bible, Dennis, and you go to your church, and, with any luck, you might win the annual raffle. But if you’re looking for God, he was in operating room number two on November 17th, and he doesn’t like to be second guessed. You ask me if I have a God complex.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I am God.
 
我有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我是医学委员会认证的心脏胸部医学和创伤手术专家。
 
新英格兰的七个不同的医学委员会给予我嘉奖,我在海上从不晕船。
 
让我问你:当一个人走到那个教堂,跪下对上帝祷告:祈求他们的妻子不流产,女儿不会失血过多而亡,母亲不会陷入术后休克带来的急性神经创伤,你觉得他们会向谁祷告?
 
丹尼斯,去读读你的圣经,到你的教堂,如果你运气好,你也许会赢得年度的抽奖。
 
但是,如果你要寻找上帝,他十一月十七日在二号手术室,他不喜欢被人事后批评。你问我是否有上帝情节,让我告诉你....
 
我 就 是 上 帝. "
 
这原来是九十年代电影 Malice (Alec Baldwin 和 Nicole Kidman 主演)中的片段。
屏幕中男主角的面孔忽然扭曲,一半脸庞变成了狰狞的骷髅。房间这时不断重复着一个深沉和缓慢的回音: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praying to, Chuan? I am God !
 
你 觉 得 你 要 向 谁 祷 告, 川 ? 我 就 是 上 帝 !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轻拍我的肩膀,不自主哆嗦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个晃悠悠的骷髅骨架。
 
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个恶作剧的折腾,狠狠对着骷髅骨踹了一脚,大声喊道, ”吕小明, 我 X 你 X! 你给我滚出来!
 
(12)
 
大堂的灯这时全部亮了。里面一扇门打开,小驴和另外一个人笑呵呵地走出来。
 
“欢迎欢迎!刚才只是开胃小菜, 希望你还满意。快点进来,我们的 CEO 马上要给大家上正餐了”, 小驴说。
 
看到小驴身后那个毛茸茸的胖子,我不禁一惊:“你难道是杰夫?”
 
“就是那个唯一的杰夫,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胖子乐呵呵地答道。
 
杰夫是 S 大医学院的毕业生,本地人,曾和小驴是室友。多年前我去小驴学校看他时,也见过杰夫。那是个清凉的夏夜,杰夫和其他几个狐朋狗友坐在门口喝啤酒,看到我们过来就热情地打招呼,大家攀谈起来。
 
聊着聊着就谈到了医学院的一年几万美元学费。和小驴这种有奖学金的博士生不同,医学院大多没有任何资助,学费要自己承担。我问杰夫,他们医学院学生一般是如何解决学费问题的,他不假思索地答到:
 
"We sleep with old women. ( 我们和老女人睡觉 ) "
 
这种零成本高毛利的创收方法当时让我脑洞大开。不过小驴私下告诉我,杰夫这小子满嘴跑火车,好几次偷他在冰箱里的吃的,开始死不认账,终于有一次被抓了现行,最后道歉了事。
 
杰夫走到前台开始发言。
 
“感谢诸位在万圣节的夜晚参加我们这个聚会。据我所知,从未有公司在鬼节晚会上发布他们的新产品。但我们不一样,我们爱为天下先,希望这个发布会能给尊贵的各位来宾一个美妙难忘的回忆。”
 
我把小驴拉到一边问道,“杰夫这小子不是以前偷你的东西吃吗?怎么和他合作起来了?”
 
“人无完人,都是很复杂的。他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信任他。别说了,接着听他讲”。 小驴对我耳语。
 
“1887 年一位三十岁的德国工程师,亨里奇*赫兹第一次在实验室里制造并观测到五十兆赫兹的电磁波。当有人问他,这玩意可以有什么应用时,他回答, ‘我猜,没有’。 (下图为德国科学家亨里奇*赫兹)
赫兹 1894年不幸因病去世。又过了一年,一位二十一岁的意大利工程师马可尼用一个简陋的单极天线,第一次实现三公里之外通过无线电波传输摩尔斯码,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
 
(下图为意大利发明家伽利尔莫*马可尼,和他的第一个发报机)
1904年的日俄战争是无线电通讯首次应用在战争中。日军偷袭旅顺港时,俄国人接听到日本人的信号,并尝试了世界上第一次无线电干扰。最终,日本在对马海峡获得决战胜利,而更先进的无线通讯系统是一个重要因素。
 
有人把马可尼称作‘让世界联网的人’,今天全球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只是他一百多年前的愿景的自然延申而已。从无线电报,到收音机,到雷达,到卫星通讯,到射电望远镜,到互联网,到手机,到移动互联网,到社交媒体,这一切进步都是站在赫兹和马可尼这样的巨人的肩膀上才得以实现。
 
这个进步,可以看成是一步步的把各个环节的技术瓶颈给打破。今天我们的无线通讯,还是要通过手机,还是要通过说话或者打字才能传递信息。普通人一分钟只能说 150个英文单词,打字一分钟大约40个单词。人,已经成了无线通讯发展的最大瓶颈。
 
几年前我和吕博士讨论技术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我们只能用手和嘴来和外界沟通?为什么不能把手机扔掉,用大脑直接发指令?如果大脑可以直接对外联网,我们是否可以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我们要把马可尼的愿景,再往前推动一步,让大脑取代手机和电脑,成为直接联网通讯的终端。今天给大家演示的东西,也许若干年后回头看,可以和马可尼 1895年夏天在意大利伯伦那郊区的那次成功实验相比。"
 
“你们感到激动吗?” 杰夫问。 “耶!” 观众齐声回应。
 
“我需要两个志愿者上来测试我们的产品, 谁愿意上来?”
 
"我来!” 我兴奋地跳起来,径直走向前台。
 
(未完待续)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