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Peter Thiel 关于衰老研究的访谈: 我更愿直接与死亡斗争

Peter Thiel 关于衰老研究的访谈: 我更愿直接与死亡斗争

译者王川按:本文来自四月份华盛顿邮报记者Ariana Eunjung Cha 和Peter Thiel 的一篇关于衰老研究的访谈。本人对这个话题有强烈兴趣,并且将推出这方面的系列文章和深度分析。这篇访谈的翻译,算是一个开胃小菜。对生物制药,衰老研究,人工智能,科技奇点有研究的朋友,欢迎和我直接联系交流,我的微信号是 9935070.

Peter Thiel 为硅谷著名企业家,投资家。他是Paypal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脸书的最早天使投资者之一.

下文黑体字均为Cha 的提问。非黑体字是Thiel 的回答.

为什么(要研究)衰老?

我总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死亡是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大多数人最后把这个东西放在一边,他们对于死亡的心态是一种奇怪的否定或者接受的态度,但是这两种心态都让你非常被动。

我更愿直接与死亡斗争。

所有主要的疾病都与衰老有关。三十岁以后千分之一的人得了癌症。尼克松1971年就对癌症宣战,但是此后进展缓慢,令人倍感挫折。85岁以上的人,三分之一有Alzheimer 病,或者痴呆,而我们还没有对阿尔茨默症宣战。最终,我们还要做更多事情。

所有你的慈善项目都是基于一个想法,那就是现行系统的运行机制有问题。在生物医药研究方面你看到那些挑战?

我觉得美国的食物医药管理局(FDA)太严格。医药公司过于官僚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经费,每年只有极小极小极小部分,真正的用于抗衰老的研究。这个事情整个就被当成彩票。一部分问题是因为抗衰老的研究本身很难直接产生一个赚大钱的生意,但是这对于慈善投资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领域。

你的解决方法有什么不同?

NIH 分配基金的决定,通常都是要有共识,集中做一些审批委员会共同决定有意义的事情,所以通常做的事情倾向于比较保守。

(另一方面)当初美国的DARPA (国防先进研究项目局)极为成功 (王川按:互联网就是DARPA的一个重大研究成果). 他们就是一个人管事,直接拨钱。决策机制更加注重结果,而不是基金申请的程序。这是我们应当走的方向。我担心现在有些特别能写基金申请报告的人,挤压了真正有创造力的人的空间。

你现在出资支持 CynthiaKenyon, Aubrey de Grey和其他抗衰老的研究者。这些人和他们的工作,哪些方面引起了你的注意?

这些人看问题和传统思路非常不一样,而且对未来可做的事要乐观的多。我觉得这对于鼓励这方面的研究非常重要。

Leon Kass(2001-2005年美国总统生物伦理委员会的主席)和一些知名历史学家,哲学家和伦理学家公开表示反对人类寿命的极大延长.  Kass认为这个是不自然的,我们在此过程中会失去我们的一部分人性。你怎么看?

我相信进化是自然界的真实体现,但是我认为我们应当尝试逃脱它的(禁锢)或者在我们的社会中超越它。进化中的真理,我认为,也是所有自然界的真理。

比如基本的牙齿卫生保健,如果你的牙齿衰败脱落是自然的,那你是不是不要补牙了?十九世纪有人辩称,女人生孩子疼痛是自然的,所以不应当服用止痛药。我觉得这种所谓自然的论点通常都是非常错误的。我觉得不与死亡斗争,是反人性的。

关于创新停滞的可能你怎么看?有人说,如果你会永生,你就没有动力去发明做事的新方法.

那是乔布斯2005年在斯坦福毕业典礼演说上的讲法,就是说因为他知道他要死了,所以他非常勤奋工作。我不苟同。太多人由于觉得自己时间不够了,所以停止尝试。因为他们85岁了。但是一个85岁的人本来有可能从65岁到85岁拿到四个博士,他以为他时间不够了,所以没有去做。我觉得两方面的说法都自己的道理。有的人可能没有动力了,但是更多的人,如果有更多时间做有意义的事,可能会更有动力。

多长才足够长?人寿命的长度有最优值吗?

我觉得如果我们可以让人永生,我们应当这样做。我认为绝对要这样。

你现在资助多个研究者从多方面研究延缓甚至停止衰老:比如在细胞或者分子层面的治疗方法,再生技术替换人体器官,控制论,等等。如果科学家发现了延长人类寿命的方法,你觉得最后会是如何操作的?

这个将是一个多管齐下的东西。我不认为答案是一个药片。我认为会有一系列再生技术和对各类疾病的一系列治疗方法。也许两者的结合会最重要。当然还会有些问题,需要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法:比如如何避免大脑的衰亡。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活到150岁,未来将会怎样?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活到100岁,那就已经是个巨大的改变。这里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坏消息是:如果你不相信好消息,那你没有为退休储存足够的钱,老了后大部分时光都在贫困中度过。我猜测如果人们的活得更长,他们退休的时间也会更长,他们财务计划会有非常不同的风格了。

一个家庭可能会有更多代同堂。人们可能会有曾曾孙,这是现在极为罕见的。如果你的寿命更长了,我觉得下面这个问题更加重要: 二十二世纪会是什么样子?

从职业规划上来看,你可以,比如做一名老师,然后当个作家,然后再当医生。这是完全不同的职业生涯。现在如果有人这么做,可能会被视为一个思维错乱的家伙。但是未来,你可能有办法去尝试完全不同的职业,或者你可以三者兼而有之。

所以你会说你对未来是乐观的?有什么特别的书,电视节目或者其他的东西影响了你的看法?

有一类乐观的科幻题材我比较喜欢,但是我觉得还不够。有一个我喜欢的是Arthur Clarke 的短篇,“城市和星星”.  故事描述的是非常遥远的未来,在地球上,社会过于沉闷,人们想要脱逃。有一种感觉我们只是刚刚开始一个无限的旅程…. 我也是最初的“BattlestarGalactica”的粉丝。后来我看了一些重拍的系列剧,感到比原作负面多了。Cylon 人是敌人,技术体验感觉太差,我更喜欢原作。

你自己呢?如果你知道你可以活很长,你下面会做什么?你会想做摇滚歌星或是成为职业高尔夫球员?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能会回去某个具体的技术研究领域,去真正深入研究理解某个科学领域的问题。我总觉得自己时间不够,没有去学我想要学的东西。

假如我么这一代看不到人类的永生,你希望去世前,在你的慈善事业中实现什么目标?你希望人们记得你什么?

我觉得我们会在衰老问题的研究上有实质的进步。这将是一笔巨大的遗产。我很幸运在商业上有些成功,所以我要鼓励,协调和帮助更多的科学家,企业家融资,去创造新的技术未来。对我来说,把我和某个未来具体的发现挂上钩并不重要,但是如果我在(这个发明中)起到了一个支持者,导师或者投资家的作用,我觉得这样感觉很好。
 

编译者简介:王川,投资人,中科大少年班校友,现居加州硅谷。个人微信号  9935070, 公众号investguru,新浪微博是 “硅谷王川谈投资",电邮chuan.wangel@gmail.com,知乎专栏 “兵无常势”。文章表达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对所述资产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在投资和事业发展的路上如何集思广益,举重若轻?欢迎加入王川的投资俱乐部,这是一个凝聚来自世界四大洲精英跨越不同行业的高端社区,年费三千二百美元,现在有四十多名小伙伴了。有意入会者请和王川直接联系。我和其他会员,会和你深度交流更多投资和商业的经验教训.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