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美好未来 注定并不连续(上)

美好未来 注定并不连续(上)

 

1/ 奋斗中的人们会有一个幻觉,就是美好的未来,对自己是连续的:换言之,人们会认为,只要自己不断努力埋头干,攒的钱越多,就越接近美好的未来。
 
2/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原因主要有二: 第一,很多行业可能会突然出现向上的爆发式增长,和向下的迅速彤塌, 这两种情况都是不连续的。 错过前者,或者撞上后者,都会有巨大的差别。  
 
3/ 第二,从风险管理角度看,即使统计上有看似极大的回报,但是如果某个行为方式有全军覆没的概率 (比如高杠杆的金融投机被平仓,或者长期熬夜积劳成疾突然猝死),虽然你大部分时间可能赚得盆满钵满,但迟早一次撞上就可以把过去很长时间的积累全部抹杀,而让你彻底出局,无法继续参加游戏。如果有彻底出局的风险,所有的回报和概率的讨论将毫无意义。  
 
4/ 这种连续的幻觉非常顽固,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或目睹上述不连续的跳跃,大部分人对这种说教会嗤之以鼻。
 
5/ 西班牙帝国靠大航海起家,崛起来自于新大陆的发现,其早期发财套路就是奴役当地印第安人和非洲黑奴开采美洲的金矿银矿,  其中一个转折点是 1546年在墨西哥和玻利维亚等地发现特大规模银矿,十六世纪西班牙的白银储备相当于 1990年等值的一万五千亿美元。挖矿利润高风险底,但后果就是大家不去真正发明创造,导致西班牙通胀率高,除了白银外,什么都贵,把脏话累活外包给别人去干。 其力量的顶峰,大约在 1588年无敌号舰队被英国人摧毁之前。此后每况愈下,破产数次,甚至十九世纪初一度被拿破仑吞并。
 
6/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依靠严密的组织能力,在十五世纪控制了亚非欧三大洲的咽喉要道,尤其是彻底控制了红海和黑海的交通运输。其发财套路主要是对经过贸易通路的商人课以重税,但同时也直接导致了欧洲人向南走非洲,向西走美洲,开辟新的贸易通路。其力量的顶峰止于 1566年 Suleiman the magnificent 的去世。此后土耳其始终未能摆脱老套路,无法追赶工业革命的脚步,不断被欧洲列强挤压生存空间,直到一战之后被彻底肢解。
 
7/ 微软在九十年代初逐渐形成了桌面电脑操作系统的事实上的垄断,并且利用他对分发渠道的牢牢控制,不断蚕食各类应用软件的市场,其相对力量的顶峰大约在 2000年初。但同时也导致内部员工缺乏危机感和创新的动力,严重的 PC 路径依赖,完全错过了后来的搜索和移动互联网的市场。
 
8/ 通用电气九十年代后期的成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金融工程,本质上是一个假扮成工业集团公司的次贷银行。很长时间内很多人在这个套路上尝到极大甜头,越玩越大。但2008年次贷危机时通用电气差点因流动性危机破产。后面十年它并无实质性的内部革新,继续老套路,试图以各种收购兼并,股票回购的资本运作支撑股价,掩盖其内在的工程技术上的没落和战略眼光的缺失。GE Power 2018年十月因为商誉受损 (goodwill impairment) 一次性减记两百二十亿美元。其股价现在回到 1995年初的水平,并再次面临流动性危机的谣言冲击。
 
9/ 当某个行为套路对于某个公司或组织是行之有效的话,这种套路将会被不断被群体推进到极致,以获得更高的回报,这非常自然,不以个人意志力为转移。这种系统性套路,往往是各种偶然因素堆积在一起形成,相对于其它潜在竞争者建立起系统性的优势,在市场早期成长时期可能会有一个指数增长的过程,拉大和其他人的差距。
 
10/ 潜在的风险是,把套路推向极致的过程,是一个优化聚焦认知和特殊技能的过程,导致公司内部人事架构,个人的思考行为习惯,对这种系统性套路的极度依赖, 无法摆脱,同时对于其它领域行业逐渐丧失缺乏感知力和相应的专业能力。
 
11/ 任何套路的演化,最终都会遇到一个临界点,因为市场的饱和,竞争者的涌入,等等原因,沿着老套路继续投入,回报下降,接近于零,甚至变负。
 
12/ 之后,可能会有一个新的挑战者慢慢以完全不同的套路超越老的领先者。新人开始看上去体量很小,但是具有前瞻性的资本市场可能很早就赋予新的挑战者和老的领先者一样甚至更高的市值。当老人试图和新人竞争时,发现道路并不连续。
 
13/ 不连续的原因在于,在新的套路上顺利启航,需要补足大量功课,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而因为此套路上已经有领先者,回报对于追赶者而言,是有很大不确定性的。如果差距过大,老人无法追赶新人,这就是进化的死胡同。这好比陷在米缸里的老鼠,当米的高度跌破临界点时,再也无法跳出,只能混吃等死。  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14/ 在某个局部时间段,两个人可能看上去一样富足,两个公司可能看上去有一样的市值;看上去他们似乎差别不大,但可能在完全不同的路径上惯性行驶,其中一个注定要衰败,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资源,从进化的死胡同中爬出。二者之间并不连续。
 
15/ 资本市场,有时给与投资者一个很短的时间窗口,可以卖掉衰败的公司,买入成长迅速的新公司。但大部分投资者因为知识面和注意力的狭窄,没有足够敏感强大的认知能力,没有可能去连续地完成这个转变。
 
16/ 进化死胡同的悲剧在于,短期内你朝任何一个方向移动,你看上去都会比原来的位置更糟。你的内心会抗拒这种转变,一个公司内会有大量老系统内的人激烈反对;而任何拖延,只会让加大新的挑战者和你的差距。
 
17/ 讽刺的是,老套路下越成功,遇到新套路的挑战时,来自内部的反对改变的抗拒力就越大。
 
18/ 当一个群体衡量进步的唯一标准是短期的金钱收益时,它会想方设法避免短期的痛苦转型风险,和没有明确收益的长期布局。 但这种做法恰恰注定了它长期的没落。摆脱这种困局的第一步,是要改变衡量进展的标准。
 
(未完待续)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