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2018年岁末随感

2018年岁末随感

1/ 金融市场资产的短期价格波动,一个主要因素是信贷的增量,而世界金融信贷的增量目前主要取决于美联储的利率和资产负债表伸缩的政策, 这是二战后建立的 Bretton woods 系统所开启的。美元作为强势的世界储备货币已经成功运作七十多年,以至于大多数不知道二战之前的历史,也没有哲学思辨能力去理解想象未来别的不同框架存在的可能性。 想想联储局十几个官员每六周开会的结果,就可以左右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纸上富贵,就可以影响无数家庭的悲欢离合,他们看到价格大跌就担心世界末日来临,看到价格涨就信心爆棚,这真是一个黑色幽默。联储局官员看芸芸众生,一定有一种耍猴的既视感。美联储现在一个月缩表五百亿美元,一天就是十六亿美元。如果他们决定扩表和降息,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决定何时扩表缩表的那十几个人,一定觉得自己酷极了。
 
2/ 金融资产的通胀,和实物价格的通胀,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比如很多国家一线城市过去几十年房价涨了很多,但是白银的价格其实和 1979年差不多,而大麦的价格和 1973年差不多。这些概念常常被人们混淆,被不同观点的人选择性利用,吵得昏天黑地。不理解信贷的生成机制和传输机制,他们和摸象的瞎子,本质没有什么差别。
 
3/ 信贷扩张时很多人获得了纸上富贵,尤其是加杠杆的投机者。他们坚信自己的成功是靠个人努力。在信贷收缩时同样的高歌猛进,那么被迫平仓清零时的宿命也不可避免。借用一位德国哲学家的话说,“上帝让谁灭亡,总是先鼓励他加杠杆”:) 而去杠杆被清零后容易产生极端的愤世嫉俗和厌倦的情绪,那么很自然又会错过下一波信贷扩张时的投资机会。
 
4/ 成功一个主要标准应当是选择说不,选择不做什么事的能力。如果每天被迫有很多应酬,被迫要终日出差奔波,被迫要说些场面上的废话空话,被迫要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被迫要借债还债追债,只是为了享受偶尔来自周围喽罗和对你有所图者的肉麻吹捧,那实际上成了一个自欺欺人的演员。著名作家李敖大师曾说,“有些事看起来很爽,实际上做的时候,非常不爽”。为追逐纸上富贵而放弃时间之自由,放弃身体健康之自由,放弃精神之自由,应当属于这种情况。
 
5/ 很多人误以为媒体吹捧的成功者有三头六臂超人的能力,但实际这些人只是信贷扩张时被风口吹起来的普通人而已。风向改变之后他们马上就摔下来甚至迅速破产的可能性也存在。 媒体误导的后果是很多人模仿涌现出来的成功者的一些外在表象性的特征,十分努力却总是不得要领。 聪明人会对自身的能力边界有清醒的认识,不和趋势做对,把主要精力放在关注和等待下一个风口,而不是在条件尚未成熟时每天给自己打鸡血,试图强行起飞。
 
6/ 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会有泡沫,但二级市场信息透明得多,是个照妖镜,泡沫也会破得更快。一级市场有可能把一些虚假的估值和庞氏骗局隐藏几年,十几年,误导一大批人耗费大量资源做无效的工作。
 
7/ 未来十年内,最大的趋势,很可能是一种把当下各种技术综合连接起来的一种全新的应用,它在目前还为大多数人所不知或者误解,甚至直白地放在人们面前也会被鄙视和忽略。它的潜力,甚至可能被它的每个局部的参与者都严重低估。它的出现可能将在很短时间内,把很多形而下的知识体系和财富变得一钱不值。与其每天费力埋头拉车,不如多读一些哲学和科学史的书籍,为及早捕捉住新趋势,提前做好准备。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