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三)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三)

本文是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一)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二)-- 从德川家康的故事谈起的续篇。
                 
(01)

英文有个词,叫做narrative, 中文有翻译为”叙事”,  也有翻译为”三观”,可以理解为对事情的一种描述和思维框架. 同一件事,对于不同的观察者,可能会有完全不同, 但又可自洽的narrative.

大多数人,每天上班,开车在路上来回两个小时,公司里工作八个小时,这是自己理解的框架.

但是如果对于一个远处观测的外星人,他看到的则是另外一种荒唐但仍可自洽的景象:  地球上几亿象蚂蚁一样的动物,每天从自己的窝里爬出来, 钻到一个甲壳虫里,关一个小时,被甲壳虫运到一个监狱里关八个小时,出来后又被甲壳虫带回老窝.
                
(02)
             
我的投资俱乐部里有位 H 君,最近他给我讲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案例.

故事的发生是在西太平洋的介于菲律宾和关岛之间的雅浦(Yap)岛。岛民在二十世纪之前的几百年,把一些圆盘形的石头中间钻孔(石头直径从半米到四米不等),当做货币来交换。这就是著名的雅浦岛石币.

石币的实际交换过程中,由于太重不适合直接搬运,只需要口头承诺转移产权,获得大多数岛民认可即可.

1898年西班牙打仗输给美国后,把雅浦岛卖给德国人。德国人上岛后需要人力修路,这样可以开车. 但是岛民终日以步代车,对德国人的要求无动于衷.

德国人想尽办法,最后在石头上用油漆涂上黑色十字架,这才彻底颠覆了岛民的三观,因为他们觉得涂黑了的石头意味着德国人控制了石头的产权。岛民为了重新获得对石头的控制权,被迫参与了修路.

一战后日本从德国人手中抢夺了岛屿,大量石币被运走用于军事建筑目的。今天的雅浦岛,现代货币已经在日用中取代了石币。但石币在部分岛民的传统婚嫁和其他重要社交仪式里,仍然是一种价值交换的媒介.

实际上,普通人的金钱观,又真正比雅浦岛上的岛民高明多少呢?如果外人哪一天把你心中的财富涂成黑色,你在三观一夜之间被颠覆时是否还能淡定?
                 
(03)

当人们入戏太深,沉浸于形式无法自拔时,往往忘记了赚钱原来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当形势变化,技术进步引领新的生活和思维方式时,固化在大脑里的许多观念和narrative , 除非有意识的下大决心改正,是很难被自行抹去的.

大多数人,成长过程中被灌输的narrative 是: 读书十几年,工作几十年,攒了一些钱(实际上那都是银行电脑系统里的一些数字而已), 然后安度晚年.

如果出现某种突发的不可抗事件,银行电脑里的数字被突然清零,自己突然一无所有,过去几十年理解的narrative 突然被打破,那么悲痛之余,发生精神疾病几乎不可避免.

如果说赚钱为第一要务的narrative 太片面,那么更贴近生活更加客观的思维框架,我把它叫做“王川框架”(如前人有雷同理论,一定纯属巧合), 是这样的:

解决各种实际问题才是生活的第一要务. 
解决问题之前,首先要发现,定义你要解决的问题,分清主次,定期修正. 赚钱只是诸多问题中的一个,许多时候甚至不是最重要最迫切的.
实际问题,不是一些简单的表面上的痛点,而是痛点之下更本质的需求.
问题定义好之后,赤膊上阵直奔主题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 先要思考解决问题的工具,利其器后方可善其事。
大部分时间应当用于“磨刀霍霍”利其器,等到真正需要“向猪羊”时,则手起刀落,易如反掌.

那么,下面几十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有哪些实质性的重要问题要解决呢?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又要如何磨刀呢?且听下回分解. 

文章原题为:Narrative, 三观和雅浦岛上的石头——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三)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