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川 > 为什么宝马可能在2022年或之前破产重组

为什么宝马可能在2022年或之前破产重组

 

(笔者发文时不持有宝马股份,也没有做空宝马。本文表达个人观点,不构成对所述资产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 入市须谨慎。)
 
1/ 笔者最早在 2015年有文章“ 为什么传统汽车厂商大多很快会倒闭?”,曾对汽车工业的未来做过预测。2016年也发表过“ 2018,汽车工业的我靠时刻 (二)”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2/ 德国宝马集团 2018年的年度财报刚刚出炉: 2018 vs 2017: 交付车辆增加 1.4%, 收入减少 0.8%, 税前利润下降 8.1%, 税后利润下降 16.9% (七十二亿欧元)。 宝马集团宣布将现金分红从每股 4 欧元降到 3.5 欧元。宝马股价在发稿时大约 71 欧元, 接近五年来的最低点。
 
3/ 宝马的实际现金流比利润更糟糕。2018年业务现金流五十亿欧元,资本开支高达八十亿欧元, 要靠增加约七十亿欧元的非流动财务负债 (non-current financial liability) 才能发放二十六亿欧元的现金股息。即使这样,账面上实际现金只增加了十九亿欧元。 
 
4/ 宝马五年内到期的财务负债从 2017年的八百五十亿欧元 增加到 2018年的 八百九十六亿欧元, 净增四十六亿欧元。五年之后到期的财务负债增加了三十三亿欧元。 这包括:衍生产品, 短期商业票据, 客户定金,债券,资产担保融资。总共财务负债在 2018年底时高达一千零三十五亿欧元。
 
5/ 宝马的轿车在北美的交付数目, 2018年第四季度, 和前一年同期相比, 下降了大约 12.5% ( 49261 vs 56256 ). 总共交付量的略微增长 (1% 左右),主要来自小型 SUV X3 的销售增长的补偿。
 
6/ 事实上, 2019年头两个月, 宝马轿车在北美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 10.6%( 24054 vs 26893 ) 。即使包括 suv 和 cooper 在内, 总共销售量比去年同期仍下降 3.6% 
 
7/ 特斯拉 Model 3 在北美州 2018年第四季度交货数超过六万辆, 而同期宝马轿车在北美的交货量减少了六千多辆, 保守估计,这里面一半以上的原因是 Model 3 的销售造成。Model 3 在欧洲和中国的三月份交付的数据很快就会出来,我们很快就有机会验证。而三万五千美元底价的 model 3 的推出,只会继续加大这个压力。
 
8/ 如果根据北美洲前两个月的销售数据,来推测宝马 2019年全球的销售趋势,即使保守估计全球交货数 2019年下降 3%, 再加上价格竞争,销售收入可能下降 6%以上, 以宝马 2018年收入九百七十亿欧元计算,2019年收入可能下降至少六十亿欧元,但利润和业务现金流可能下跌 30%甚至更多。
 
9/ 宝马因为2018年税后利润下滑 17% 而在2019年三月把现金股息从每股四欧元砍到三点五欧元 (相当于大约二十一亿欧元)。如果 2019年税后利润下跌到五十亿欧元以下,很有可能在 2020年把现金股息减半,甚至更低。这将引起股东和债券投资者的连锁反应。
 
10/ Model 3 在价格,加速性能, 能源费用,维护费用,体验方面已经全面超越宝马三系列,这个领先优势还在加大. 2020年底特斯拉 Model Y 的投产交付, 将对宝马的 X3, X5 销量产生严重的, 类似 Model 3 对轿车市场的冲击,届时可能导致宝马全球销量比前一年降低 10%, 收入下降超过 15%, 而利润可能在 2021年第一季度, 甚至更早, 变成负数。
 
11/ 宝马业务现金流的萎缩,已经无法逆转。二月底三万五千美元底价的 model 3 的出炉,好比1942年 11 月 23号保卢斯的第六军被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彻底合围。从合围到投降,也就是七十天;从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投降到柏林被攻占,也就是两年三个月。
 
12/ 2019年宝马业务现金流可能会跌破三十五亿欧元,2021年可能变成负数,但同时为了造电车其资本开支无法削减。当业务现金流下跌到无法覆盖债务利息,甚至变成负数时,债券市场是否还有人愿意扶植一个负债超过一千亿欧元的实体,到期的老债主还愿意新债换旧债吗?
 
13/ 宝马在美国的销售将近 60%是属于出租的。但三年租约到期还车后,旧车的市价因为竞争和技术进步,比预期要低 10%,20%,甚至 30%的时候,它有什么办法阻止提供资产担保融资的银行缩紧银根吗?
 
14/ 当供应链合作伙伴发现宝马现金流变负,财务吃紧时,宝马如何阻止他们收紧账期?如何应付因此导致的营运资金需求的增加?
 
15/ 是时候该思考这对德国汽车工业, 德国和欧洲经济的影响,产生的二级效应了。
 



推荐 6